互联网医疗的梦想是什么?_大健康派

互联网医疗的梦想是什么?

2018-10-10 10:35 亿欧

500738208_wx

大起大落:梦想迎风起步

有人说,2014年是移动医疗的创业元年。这一年,春雨医生以C轮5000万美元融资全面引爆移动医疗行业。至此,各路玩家以及资本从不同的细分赛道迅速入局布道,并形成了一条逐渐清晰的移动医疗产业链。据艾媒咨询统计显示,2014年中国移动医疗的市场规模达到30亿元,全球移动医疗市场规模达45亿美元。

也是在这一年,时任春雨医生CEO张锐提出“颠覆医疗”,瞬间将春雨以及整个移动医疗行业打上“颠覆者”的烙印,并迅速被舆论推向风口浪尖。对于“颠覆”,我们暂且先不做评述。

但“颠覆”或许是整个移动医疗行业最初的梦想。

然而,移动医疗概念的大热以及资本持续追捧的情景未能持续多久。2016年,资本寒冬来袭。有数据显示,在鼎盛时期,注册的移动医疗公司超过5000家。寒冬过后,真正活下来的企业不足1%.而活下来的头部企业,也被置身在各种传闻与质疑中。

寒冬背后,是整个市场环境的不成熟。虽然根据动脉网《中国数字健康投融资年度趋势》显示,2016年全年相比往年为融资总量最高的年份。但在当时,商业模式清不清晰、有没有造血能力已经成为生死线,仅有梦想是不够的。

这一年,移动医疗企业的任务是活下去。

有人说移动医疗移不动,也有人说移动医疗未触碰到医疗的核心,必死无疑。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任何一个行业从炙手可热到无人问津的快速演变都是正常的商业现象。行业的快速洗牌,并不是一个行业毫无前景的表现。一切皆是优胜劣汰,商业法则。特别是在移动医疗行业,传统医疗体制以及人们长久以来形成的就医习惯所带来的高行业壁垒,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破局。但无论怎样,寒冬之后的回归理性,让一帮坚守理想的创业者更加清楚的看清行业趋势,准确定位,稳步向前。

合法合规:梦想遇见现实

在行业发展中期阶段,大多数移动医疗公司的业务因合法合规性问题备受外界质疑。为此,不断有移动医疗企业积极的向相关监管部门提出“互联网医疗立法”以及出台监管措施等建议。再后来,随着行业的不断发展,我们看到移动医疗不断受到政府以及媒体的高度关注,一些企业也被邀请参与互联网医疗政策制定,为相关主管部门建言献策。

那时,互联网医疗的梦想是为行业正名。

2017年四月,为进一步完成银川智慧城市的布局和建设。应银川市政府的邀请,包含春雨医生、好大夫在线、丁香园等移动医疗企业在内的17家企业集体入驻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一时轰动行业。

同年5月,一份被设定为“不公开”的《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关于推进互联网医疗服务发展的意见(征求意见稿)》流出,差点让已投入运营的互联网医院走到了被叫停的边缘。

2018年,移动医疗企业迎来了行业的第一缕曙光。4月1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并通过了《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落实了相关法律法规以及互联网医疗服务市场的准入和管理规范等措施,祖师行业向更加规范化的方向稳步发展。

政策出台后,在行业内纷纷拍手叫好声中有人却提出了不同意见。有观点表示《意见》中“允许依托医疗机构发展互联网医院”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企业的发展。而在春雨医生新任CEO张琨看来,“轻问诊不能解决所有健康问题,如果局限在线上业务,会给业务盖上一层天花板,春雨医生和实体医院互相需要,应该和医院一起提供完整的O2O闭环服务。”

虽然政策的制定往往具有滞后性,与企业的发展的方向与脚步有所偏差。但此次政策的出台对于移动医疗行业来说无疑是注入一针强心剂。

上网上市:梦想花开两枝

随着政策红利的释放,资本市场的回暖。互联网医疗的梦想看起来开始变得触手可及。一方面,让医疗服务“上网”变得越来越可以期待,另一方面,头部公司成为上市公司的难度也越来越低。

今年5月,平安好医生在港交所挂牌上市。此外,微医也传来消息,将于今年年底登录港股。至此,因为一波“上市潮”使得移动医疗又一次受到行业业内外的广泛关注。

虽然上市首日,平安好医生就开始在发行价上徘徊,第二天便随即跌破54.8港元的发行价。但大资本力挺平安好医生,也可以看出,即便目前还不具备大规模盈利的能力,资本对行业的态度,也远非2016年的“资本寒冬”时期可比。

而且从互联网整个大行业来看,即使是各垂直行业的巨头公司,即使上市,短期内也不一定能实现正向盈利。所以对于市场培育以及用户培育还尚处于早期阶段的移动医疗行业来说,想要扭转亏损态势、实现正向盈利,还需要时间。而在目前资本和政策环境皆趋于利好的情况下,对于已经具备一定盈利能力的移动医疗企业来说,,价值有望进一步放大……

而在行业整体陷入亏损的境况下时,因创始人离世暂缓上市的春雨医生,2018年4月已实现了单月盈利。但春雨医生现任CEO张琨认为:“越是在众人狂热追捧时,春雨的越要保持冷静。”“公司在业务发展该快的时候要抓住时机,扩大市场占有率,构建起竞争壁垒。在寒冬的时候要会蛰伏,控制成本,守住既有市场和收入,提升利润率。”

而在互联网医院领域,梦想的实现似乎更是唾手可得。且不论前期冠以“互联网医院”、“网络医院”、“云医院”的众多线上平台或者医院的前端平台,仅仅是银川一地,因为地方政策创新而涌现的机构,就多达十余家。

新政的出台,也让互联网医院上可以承载的医疗服务变得清晰。虽然距离真正的全流程医疗服务互联网化、诊断和治疗逐步远程化和智能化的目标还远,但毕竟已经可以在诸如慢病管理等领域先行先试。

潮起潮落:梦想仍在继续

在互联网医疗行业,说到梦想,还是不得不提到张锐。曾有不少人在纪念张锐的文章中用“理想主义者”或“拥有情怀”来描述他。十年前,正值Blog时代,作为媒体人的张锐经常活跃在博客上发表与新闻相关的博文,粉丝众多。而在张锐博客的标签上你可以看到一行小字“新闻是一种理想”,那是他作为媒体人的理想。

2011年,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张锐告别网易,结束了自己多年的媒体生涯。在大部分行业已被互联网企业占领的情况下,他选择投身于尚未被互联网所染指的互联网医疗。为了让经济、便捷、高质量的医疗服务人人可及,他创办了春雨医生,为我们描绘一幅全新的理想蓝图。

可严峻的现状终归是要将你从理想拉回到现实,从早期的产品有效性和合规性以及公司的商业模式被质疑,到“被倒闭”事件以及传统医疗群体的不看好,再到整个行业进入资本寒冬期,这一条从未有人行走过的路上,困难无时无刻不在阻碍着张锐的脚步。前不久AI财经社的文章中写到“张锐出身于医生世家,怎么可能不知道做医疗的难处”,这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胆识,也是拥有强大理想信念的理想主义者的选择。张锐也曾说,移动医疗是“值得死在上面的事业”,现在思索来,感慨万千。

虽然春雨的上市道路中道搁浅,但上市从来都不是张锐的最终追求。张锐曾在36氪WISE大会上做梦想演讲,在演讲的最后他说到:“我们相信用科技的力量、用互联网的力量,用我们一点点的功能,也许可以改变中国的很多的不安全的、不合理的、不公平的现实。”而他创办春雨医生的初衷就是——让老百姓看好病。从春雨创立至今,已经帮助数亿人解决了健康问题,满足了他们的健康需求。现在看来,张锐的梦想已经实现。

理想者虽已倒下,但纵观行业,即便历经多重洗礼,仍有众多对移动医疗怀有梦想的人们在坚守。曙光还在,梦想尚存。



  • 大健康Pai

    微信号:djkpai

要闻聚焦

  • Copyright©2001 - 2013 IDCQU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314号 京ICP备13013182号x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分享按钮